<ins id="hfx7x"><span id="hfx7x"></span></ins>
<cite id="hfx7x"></cite>
<var id="hfx7x"></var><var id="hfx7x"><video id="hfx7x"><thead id="hfx7x"></thead></video></var><cite id="hfx7x"><video id="hfx7x"></video></cite>
<cite id="hfx7x"></cite>
<var id="hfx7x"></var>
<var id="hfx7x"></var>
<var id="hfx7x"><strike id="hfx7x"><listing id="hfx7x"></listing></strike></var>

沃爾沃袁小林:由遠及近的大勢都決定了我們必須轉向電氣化時代

2021-07-22 12:39:10·  來源:汽車制造網
 
7 月 21 日,由寰球汽車集團和沃爾沃汽車共同主辦的一輛未來汽車的標準是什么?主題論壇正式開幕,圍繞可持續發展帶來的智能化趨勢變革、沃爾沃汽車智能化前瞻技術以及智能化下的售后服務創新應用等主題,探討汽車智能化創新發展的推動引
 

7 月 21 日,由寰球汽車集團和沃爾沃汽車共同主辦的 “ 一輛未來汽車的標準是什么? ” 主題論壇正式開幕,圍繞可持續發展帶來的智能化趨勢變革、沃爾沃汽車智能化前瞻技術以及智能化下的售后服務創新應用等主題,探討汽車智能化創新發展的推動引擎。

作為新一輪智能電動汽車發展的核心落地場景之一,當前“碳中和”、 “ 自動駕駛 ” 、 “ 智能座艙 ” 等新概念正在不斷拓寬人們對于出行的想象邊界。對整車廠、技術及服務供應商、技術平臺等車聯網產業鏈上下游提出新要求。如何整合優勢,拓展新的產業機會,捕捉汽車智能化、電動化浪潮下的發展機遇,成為整車企業、智能化技術服務商、零部件企業共同思考的話題。

此次論壇邀請著名汽車評論家、寰球汽車集團董事長兼CEO吳迎秋,著名經濟學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獨立財經評論員、財經專欄作家、葉檀財經創始人、華鑫股份首席經濟學家葉檀,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郎學紅,羅蘭貝格全球高級合伙人、大中華區副總裁鄭赟等專家學者以及英偉達中國區自動駕駛業務總經理劉通,寧德時代海外乘用車事業部執行總裁沈峰, Luminar 首席運營官 Scott Farris ,特來電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于德翔等企業和機構相關負責人,與沃爾沃汽車集團全球高級副總裁、沃爾沃汽車亞太區總裁兼 CEO 袁小林,沃爾沃汽車大中華區銷售公司總裁欽培吉,沃爾沃汽車大中華區銷售公司售后服務副總裁方錫智,沃爾沃汽車亞太區研發高級總監謝保軍等企業高層一同探討未來汽車的新標準。

“可持續”重塑未來汽車標準

自從人類誕生之日起,就高度依賴自然界能源推動自身生存發展。當人類社會步入工業革命之后,人類對自然界能源(主要化石能源)的依賴更是變本加厲,以至于人類社會面臨巨大的氣候危機。

吳迎秋致辭中強調,人類社會面臨的氣候危機已經非常緊迫,過去大家總說新四化,現在應該要把新四化變成 “4+1” ,未來汽車的標準就是 “ 新四化 + 可持續 ” ?;谶@個判斷,吳迎秋認為,汽車產業不能沉醉在某一個所謂的新技術上,而應該推出一套適應未來地球環境與人類全新出行場景的系統性交通解決方案。

事實上,汽車在誕生的一百多年時間里,技術與環保之間始終存在著矛盾。上世紀 70 年代,歐美社會曾因不堪忍受汽車尾氣爆發了巨大的環保運動。直至今天,環境問題仍是影響汽車產業發展最重要的因素。

在汽車歷史中誕生一條規律:幫助解決環境問題是汽車企業賴以長期生存和發展的前提。 1976 年,全球汽車因為有害氣體排放第一次面臨被淘汰的風險,沃爾沃汽車率先發明帶氧傳感器的三元催化器改變了汽車排放史。有統計數據表明,由于帶氧傳感器的三元催化器的使用,車輛減少了 90% 以上的有害氣體排放。僅就一氧化碳一項,自發明至今的 40 多年來減少的排放量,相當于 12 億根香煙燃燒產生的一氧化碳,足夠全球吸煙人群 2.5 萬 / 年的消耗,如果將這些香煙首尾相連,相當于地球來回火星 10 萬多次。如果將全世界因為氧傳感器普及帶來的二氧化碳減排做統計,世界上將有超過英國一年的碳排放總量被削減。這不僅改變了人們對汽車與環保的認知,更讓外界逐漸明白環??沙掷m不僅僅是社會責任,更是決定汽車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

管清友指出,當前所有汽車相關的企業都在努力定義新汽車的樣子??梢钥隙ǖ氖?,智能化和綠電化(可持續),一定是核心定義元素。在可持續的道路上,大家沒有后退選項。 “ 可持續之路早晚要走,早走早主動 ” 。

作為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我國正積極踐行《巴黎協定》提出的長期目標,并不止一次提出了 2030 年 " 碳達峰 " 和 2060 年 " 碳中和 " 的規劃。實際上,在國內加速全球碳中和進程的過程中,沃爾沃汽車也深度參與其中。

“由遠及近的大勢都決定了我們必須轉向電氣化時代。 " 在袁小林看來, “ 可持續發展、低碳產品將會成為豪華汽車本身定義當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 根據規劃,沃爾沃汽車計劃 2025 年實現全面電氣化, 2030 年成為純電豪華車企, 2040 年力求成為氣候零負荷標桿企業,所有純電車型將通過線上銷售。

圍繞中國市場,沃爾沃汽車成都制造基地 2020 年在整個生產和運營環節已實現 100% 可再生電能的使用,成為國內首個實現電能碳中和的汽車制造基地; 2021 年起,沃爾沃大慶工廠也已實現 100% 電能碳中和。以整車制造基地為中心,沃爾沃汽車在 2020 年底啟動了 "2021 綠電 · 成都 " 計劃,號召供應商不斷降低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推進區域供應商在 2021 年實現 100% 可再生電能使用。

正如欽培吉所言,打造 “ 未來汽車 ” ,就要有與未來對話的能力。沃爾沃能夠具備可持續的品牌生命力,不是靠給市場講故事換來的。 90 多年來,沃爾沃始終懷著以人為本的同理心,扎實、負責任地持續給包括車主、經銷商、合作伙伴、員工等在內的所有 “ 品牌投資人 ” 創造價值。 “ 這個信條是我們十年來持續盈利的支撐,也是我們面向未來的底氣 ” 。

智能化成未來汽車的核心關鍵

隨著整個產業提出向電動化與智能化轉型,汽車企業需要在智能化層面塑造顛覆性的改變。

6 月 30 日,沃爾沃汽車對外宣布,未來將從零碰撞、中央計算、電池及動力、未來互聯體驗、未來設計五大領域重塑智能電動汽車標準。今天,沃爾沃汽車聯合寰球汽車集團與多位跨界人士共同對汽車智能化、電動化延伸探討。

葉檀指出: “ 智能化解決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兩大層面,一是安全,二是效率 ” 。數據顯示,目前交通事故中,人為因素占比達到 95% ,安全成為智能化解決的首要問題。另一方面,交通事故將影響道路通行效率,葉檀認為: “ 智能化汽車將通過互聯設施預知道路情況,從而對車輛做出及時調整,通過預調節提升通行效率。 “

事實上,沃爾沃汽車對未來汽車安全已經有了系統性解決方案,根據此前發布的零傷亡愿景,沃爾沃汽車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漢肯 · 塞繆爾森( Håkan Samuelsson )在 6 月 30 日全球科技日上表示,在沃爾沃的下一代車型將像標配三點式安全帶一樣標配 Luminar 激光雷達和超級人工智能計算機,軟硬兼施為未來的高度自動駕駛做好準備。業內認為,激光雷達感知技術是道路行車安全決策的基礎,沃爾沃汽車激光雷達合作伙伴 Luminar 首席運營官 Scott Farris 表示: “ 激光雷達將結合自動駕駛軟件、攝像頭、雷達,以及為自動駕駛所配備的支持轉向、剎車和蓄電池與電源等功能的冗余系統,整合在下一代沃爾沃純電車型上,為消費者提供安全的自動駕駛功能。 ”

一輛智能汽車的標準絕不只是智能硬件,軟件與硬件之間的耦合與解耦是考驗車企智能化技術的關鍵。在汽車軟件層面,操作邏輯、開放程度、底層算力掣肘著用戶體驗,用戶經常遇到 “ 車機 ” 不如 “ 手機 ” 的尷尬。沃爾沃汽車認為,隨著未來軟件定義汽車概念深化,企業需要進一步提升打造軟件的自研能力。據了解,沃爾沃的未來產品都將搭載沃爾沃自研集成式車載系統 ——“VolvoCars.OS” 。它覆蓋的操作系統包括 Android Automotive OS 、 QNX 、 AUTOSAR 和 Linux ,因此擁有更高的開放程度與集成優勢,這也意味著,電子電氣架構需要更高的算力。

VolvoCars.OS的集成式優勢,能夠實現算力集中,大幅降低系統的復雜度。同時,中央計算平臺能夠運行越來越多的自研軟件,而無需為每一項功能和系統配備獨立的電子控制單元。而算力的集中還將使沃爾沃汽車能夠逐步實現軟硬件的分離,這意味著公司可以更頻繁地引入硬件,使沃爾沃車型可以配備更新的硬件,加速更新迭代。

“新的電子架構從根本上決定了智能座艙與自動駕駛究竟能走多遠、走多快,高效解決算力黑洞與帶寬限制,高效實現功能安全與網絡安全,如果比較一個分布式的架構跟一個集中化的架構去實現,比如說功能安全、網絡安全,復雜程度跟效率是區別很大的。 ” 謝保軍說到。

沃爾沃汽車將采用 NVIDIA 技術來引入中央計算能力。由 NVIDIA 技術提供支持的中央計算機和自動駕駛計算機可通過遠程更新,使其產品變得更安全、更個性化也更可持續。同時還為其提供視覺和 Luminar 激光雷達處理所需的計算能力。

在電池方面,沃爾沃汽車計劃與瑞典電池公司 Northvolt 合作,將其電池產品的能量密度在當今市場同類產品標準上再提高 50% 。在未來十年間,沃爾沃產品搭載的電池能量密度預計將突破 1000 Wh/L 的里程碑,并實現 1000 公里的實際續航里程。預計到十年中期,充電時間將縮短至近一半。在實現電池的重復利用方面,沃爾沃汽車也在研究儲能等有潛力的方案,實現電池原材料的再利用。

此外,沃爾沃未來推出的純電動汽車產品,將出現雙向充電功能,用戶可以將汽車電池中的富余電量轉移回電網。這意味著,沃爾沃電動汽車車主可以在電價及碳排放達到日常峰值時為電網供電,而在相反的時間段內,則可通過電網為汽車充電實現 V2G 功能。

“V2G是一個當前充電領域最為前瞻的技術儲備 ” ,作為中國研究 V2G 較早的企業,特來電董事長于德翔表示, “ 當車連接到充電網, A 車的電可以流向 B 車, B 車的電可以流向工廠,工廠的電可以流向電網,在很多的工業園試點,廠房頂的光伏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流向汽車、流向工廠、流向電網,讓新能源的應用在局域網內實現更多的消納,依靠 V2G 技術調配,汽車儲能、充電網調度,可以實現新能源的就地消納,局域網能源的供需無縫鏈接,更好的為社會環境做貢獻。 ”

產品+服務是未來汽車的致勝法寶

目前,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意識到,未來汽車已經從過去單純售賣產品向 “ 產品 + 服務 ” 轉型。此次論壇現場,沃爾沃汽車圍繞傳統汽車時代服務以及未來智能汽車場景服務都做出了回應。

2020年 7 月,沃爾沃汽車發布了全新的品牌售后服務理念: “ 讓安全,更周全 ” ,其中包括零件終身保、預約快速養、免費取送車、超長時營業、尊享代步車、全天候守護,共六大服務承諾。

數據顯示,沃爾沃六大服務承諾在一年內共完成快速預約養 4205 次;零件終身保平均節省 7000 元;截止 6 月底,免費向 107306 位車主提供 204683 次服務; 41 個城市實現超長時營業;代步車服務 82819 天; VOC 救援 20261 次。沃爾沃汽車大中華區銷售公司售后服務副總裁方錫智表示,沃爾沃推出六大服務承諾的初衷,是希望做到不浪費用戶的每一秒鐘,不浪費用戶的每一分錢,充當用戶移動出行的安全守護者。

在現場車主代表眼中,最讓車主印象深刻的是沃爾沃的零件終身質保政策。這一政策讓沃爾沃所有的車主可以做到 “ 一次付費、終身無憂 ” ,不再需要關心零部件的價格。郎學紅認為,一輛豪華汽車產品敢于提出零部件的終身質保,這首先需要對自己零部件質量的自信;其次對自己售后服務體系保持自信。沃爾沃能夠做出這樣一種承諾,說明了其對于零部件質量和體系的自信。

得益于多措并舉的售后服務措施, 2020 年 6 月,在權威機構的調查中,沃爾沃 XC60 與 S90 兩大暢銷車系在細分市場同級別零整比系數上幾乎都達到同級最低。鄭赟指出,沃爾沃零整比系數大幅下降,這意味著售后維修成本銳減,后期維修起來也更加節約成本。再加上零件終身保的政策,消費者不用擔心買豪車修不起、養不起。

“無論是傳統時代還是現在及未來的智能化時代,沃爾沃所變的是對服務體驗的提升,不變的是 “ 以人為本 ” 的品牌理念。這就是沃爾沃讓用戶 “ 第二次心動 ” 原因所在。這也是沃爾沃制勝未來的關鍵所在 ” ,方錫智表示。

未來沃爾沃將在繼續履行六大服務承諾的基礎上,針對電動化、智能化再次推出個性化服務政策。如針對電動車用戶服務顧慮問題,沃爾沃通過智能化手段推出全場景的充電布局。為沃爾沃用戶構建 “ 隨處有電充 ” 的外部條件,具體來看,家用充電樁、 62 家重點直售經銷商 120kW 超充樁、 200 家 20kW 快充樁都已經落實到位。此外,沃爾沃還在積極探索與優質服務商的合作,向用戶提供終身免費充電權益和一鍵加電服務。未來,還將在重點城市部署沃爾沃專屬品牌充電場站,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沃爾沃用戶能夠真正實現 “ 隨處有電充 ” 。

歷經百年變遷,汽車行業已經走到了變革的關鍵窗口。面對 “ 一輛未來汽車的標準是什么 ” 這一問題,袁小林認為有三點: “ 第一,必須緊緊圍繞消費者的需求和時代的需求,這是未來汽車發展的核心出發點;第二,必須依托品牌的核心價值和理念,這樣才能打造高效和具有差異化的產品;第三,在實踐過程中要把握好商業規律。偽科學可以不計后果地盲目許愿,而科學能做的則只有求真務實、腳踏實地去實現真正的進步和變革。以安全、可持續和個性化的方式為消費者提供暢行無憂的出行解決方案。 ”

 
久草久在线在线观看_久草快播图片在线观看_久草免费草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